学校首页 投稿
东林要闻
当前位置: 新闻首页 >> 东林要闻 >> 正文

【壮丽七十年|人物】周晓峰:生态林业倡导者

日期:2019-09-23 发布单位:新闻宣传中心 文字:李维华
文字 李维华 图片
电话

新中国成立70年,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东北林业大学也伴随着共和国的脚步,从稚嫩走向成熟。70年间,一代代东林人薪火相传、初心不改,为祖国的建设发展贡献了才智和力量。学校推出“壮丽七十年|人物”栏目,讲述东林人的奋斗故事,展现东林人的时代担当。

 

【壮丽七十年|人物】周晓峰:生态林业倡导者

 

从1951年考入南京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到自愿转到东北林学院学习,再到提出生态林业、研究全球气候变化与中国东部陆地生态系统响应机理、创建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站、建议“天保工程”延期并被采纳……将近70年的时光倏忽而过,他与大森林的缘份就在他的不断钻研中逐渐加深。虽然他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多个奖励、获得过省委省政府优秀专家等称号,但他却总愿意把自己称为“林人”。他总说,人类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人类必须与自然和谐共进。他就是东北林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森林生态学家,黑龙江省科顾委林业组顾问,林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生态林业倡导者——周晓峰。

 

初心:学习农林 报效祖国

周晓峰,浙江诸暨人,1933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高中就读于以数理见长的全国四大名中之一的杭州高级中学。在高中毕业前,学校开展了报考大学志愿辩论,他的辩论题是“必须有发达的农业,才会有富强的中国”。他认为我国是农业大国,农业兴国方兴,那一刻他就立下了“学习农林,报效祖国”的志向。

志向决定方向。1951年,周晓峰考入南京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当时的系主任梁希老先生(后任国家林垦部部长)的“替山河装上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新中国的林人,就是新中国的艺人。”的名言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并伴随着他作为中国林人的一生。

在南京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学习一年后,经选拔留苏并赴北京学习俄语,后因海外关系未走成。因同样原因未出国的学生都留在北京各大学,唯有他受“大小兴安岭绿色林海”的吸引,自愿转到东北林学院学习,从此,他与大森林结下了不解之缘。

 

责任:栽针保阔 建生态林业

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初,东北地区红松阔叶林的主伐更新问题是中国林业界最关注的问题之一。由于当时受“人定胜天”思潮的影响,加上片面学习苏联大面积皆伐的经验,使“皆伐——人工更新”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主流,甚至提出“砍掉杨桦,大造红松”的口号。

周晓峰对这样做法持质疑态度。他通过对数百块各类林型和采伐迹地的调查分析与研究,证实了这种做法的错误和危害。他与业师陈大珂共同完成了《对东北红松更新的初步意见》。在林业部主持的全国营林局长会议上作了报告。

周晓峰强调,我们应该尊重森林演替和红松及相关树种的生态特性等自然规律,充分运用自然生产潜力——天然更新能力很强的阔叶树,如:杨树、桦树等,不仅本身是可贵的资源,而且依靠天然更新就可以形成林分,为幼年红松营造出适宜的生长环境,这种天然的针阔混交林非常有利于红松的生长。

“尊重自然”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敢说这四个字却需要足够的胆量和勇气。周晓峰坚信:“实事求是,是科技工作者必须坚守的,生态学原理到什么时候也不能丢。”

周晓峰的发言引起强烈反响。几天后,《对东北红松更新的初步意见》全文登载在《黑龙江日报》的重要版面上。这篇文章否定了“皆伐——人工更新”的主流作法,遏制了“砍掉杨桦,大造红松”的势头,提出了“留阔栽红”是培育东北红松林的最佳途径。

1982年,周晓峰在汇集一些实验结果的基础上,发表了《红松阔叶林的恢复途径——栽针保阔》一文,全面地论述了尊重和运用自然规律的重要性、地带性顶级与非地带性顶级的相互关系、地带性顶级的弹性极限以及栽针保阔几种作业方式的经济效益和稳定性。以后又在《天然次生林——结构、功能、动态与经营》一书中,对此途径作了更为完整的论述。

1985年开始,周晓峰将注意力扩展到全国乃至全球林业的可持续发展上,他依据生态系统的基本原则,通过优化结构提高功能,以“生物自肥,系统自给”为主线,设计了食物链加环的林—鹅—鱼—稻的生物循环系统和林药多层结构,在定位站实施。从此,他积极投身到生态林业的倡导和推进工作中,1986年发表了《生态林业的适应与边缘效应》,1990年应邀在全国生态林业研讨会上作了“适应、多样化、边缘效应——生态林业的重要原则”的报告,参与了《中国生态林业的理论与实践》和《中国农林复合经营》两书的编写。

周晓峰强调,实现“栽针保阔和生态林业”的核心论点是“适应的前提”,他将人类生态伦理观念上升到“人与自然和谐共进”的哲学观念,并逐步形成了一套符合可持续发展要求的现代森林生态系统经营理论。从1994年开始,他在研究生课程中系统地讲授,还应邀在全国有关生态哲学的会议上作了“适应是人与自然协调进化的关键”的报告,并发表在会议论文集中。

周晓峰多次通过林业系统会议、讲习班、全国营林工作现场会等途径,大力宣传和推广“栽针保阔”,使“栽针保阔”成为恢复东北地区红松阔叶林的主要途径,这一做法还对南方林区(栽杉保阔)和西南林区产生了积极影响。在林业部干部培训班上,他亲自连续15期传授生态系统与生态林业的课程,有效地推动了生态林业在全国的传播;他还参与组织林业部的全国生态林业试验联网,担任东北片的联络员。

周晓峰在编辑《中国农业百科全书·林业卷》和《中国大百科全书·农业卷》中,将自己潜心研究的“森林生态系统”“针阔叶混交林”“边缘效应”和“生态林业”等重要成果载入了上述两书和《生态学词典》的历史史册。

 

担当:创建生态站 缩小中国与国外的差距

1973年,东林从带岭迁回哈尔滨,周晓峰也随之返校。当时,周晓峰感触最深就是:不能再浪费宝贵的时光!他要把浪费的时间抢回来。他赶赴北京,到国家图书馆和图书进出口公司,收集了大量国际生态系统方面的资料,回校后立即邀集外文较好的一批教师进行翻译。

看到国外生态系统研究和林业的发展现状,周晓峰心急如焚,“中国林业不能再等待,中国林业不能再落后下去了!”他心中萌动着振兴中国林业的抱负和理想。

“缩小中国与国外的差距,是我们这代林业人的担当。”周晓峰为这个理想付之行动,开始在帽儿山实验林场创建“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做林业研究,环境数据是基础也是关键,只有搞清楚温度、湿度、风向等等客观因素对不同林木的影响,才能真正了解各树种的生长规律,才能更好地打造生态林业。”

想要掌握这些规律,就要建设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于是,周晓峰与赵惠勋、王义弘、金永岩等几位志同道合的同事,艰难跋涉来到了荒凉的老爷岭,开始了艰苦的建站工作。

老爷岭荒无人烟,蚊子小咬成群,蛇四处乱窜。当时那里只有一间破房子,多年无人居住,四处漏风,他们用稻草堵上裂缝。砌好灶台,从山上打来柴、从河里担来水,开始做入站的第一个晚餐——窝窝头加酱油白菜汤。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他们却搭起了十几米高的观察台,陆续设立了多条观测线路和多块试验地。

住在阴暗狭小的土房、睡在冰冷潮湿的土炕、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滴油……生活的艰苦没让周晓峰叫苦,可是有些外行打着“学朝农,迈大步”的旗号,要对他们进行批判,这让周晓峰十分忧心,但他始终坚信:“我们所做的每一个项目,在理论上和生产实践上都对中国林业有重要意义。那时候,我们随时做好面对批判会上的准备。”艰苦环境看担当,正是因为有着对中国林业极度负责的态度,周晓峰对于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的工作,初心不改、从未犹疑。

为了摸清温度、湿度、冻害、分叉等自然条件对东北“三大硬阔”——水曲柳、核桃楸、黄菠萝的生长影响,周晓峰他们在不同沟系、不同走向、不同坡度的山坡上,设立了7条1000多米长的样带。每年从秋霜来临到霜冻结束这段最难熬的时间,周晓峰他们都要在每天凌晨两三点就爬上山坡,每隔50米摆放一支温湿度自动记录议。这样的测量,一干就是三年。尽管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可是只有这样,才能把霜冻对水曲柳、核桃楸、黄菠萝的影响摸得清清楚楚,才能写出突破国内外传统观点的《三大硬阔的适生条件》。结论指出:三大硬阔最适宜的环境是山区的中上部,颠覆了山谷下部、河流两岸是最适宜生长环境的传统认识,为三大硬阔正确培育提供了科学依据。

他们根据多种针叶树和阔叶树的混交试验,首次提出边际效应有正负之分。多年的实验结果证实:水曲柳与落叶松、核桃楸与落叶松的混交可以获得正效应,高、径生长可比纯林提高104—173%,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正效应越来越明显,15至17年后的水曲柳、核桃楸树高全面超过落叶松,而且干形通直,极少出现破肚和分叉。这一实验改变了“落叶松是速生树种,水曲柳、核桃楸是慢生树种”的传统认识。混交林中边缘效应的正确应用成了森林经营中的一大新亮点。中国林业科学院林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长富老先生看到大为惊叹,“你们的研究成果颠覆了传统认识,破解了东北三大硬阔营林难题,为加速发展东北三大硬阔指明了方向。”

众多成果让老爷岭定位站的示范作用显著提升,不仅解脱了因“政治方向”而形成的紧箍咒,而且还引发了新一轮的建站热潮,帽儿山实验林场竟然相继涌现出了5个定位研究站。

七五期间,老爷岭定位站开始陆续承担林业部的重大课题,科研项目得到稳定的经费支持,研究设置得到了极大改善,研究深度、广度、综合性都达到新的水平,有关的国内国际会议相继召开。绚丽的科技之花绽放在老爷岭定位站,《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等专著陆续出版。

经国家科技部审定:老爷岭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为全国首批七个国家级重点研究站之一。

 

奋斗:从帽儿山走向全国走向全球

1992年,林业部科技司在帽儿山林场召开全国林业系统的11个定位站联席会议。会上正式成立了林业部所属的“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联网(CFERN)”,会议推选周晓峰为联网专家组组长。

周晓峰组长认为,我国疆域南北东西跨度较大,内含丰富,非常符合完整的生态十字网,而完整的生态十字网不仅能为国家决策提供最具可比性的各类数据和生产实践模式,更是研究全球气候变化非常理想的工作平台。为此,他建议补充建立新疆天山定位站等站台,该网的南北为热量驱动的温度梯度,含有五个气候带;该网的东西为水分驱动的湿度梯度,含森林、草原、荒漠三大植被类型。

以生态十字网为依托,他联合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农科院,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申报全球变化的研究项目。1998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全球气候变化与中国东部陆地生态系统响应的机理研究”确立,周晓峰为两名项目主持人之一。他创造性地提出研究的核心为交错区和交互移栽,这一观点被评审组的院士们认定为项目的“闪光点”。

通过国际交流,国际全球变化研究计划(GCTE)的首席执行官卡那尔来现场考察,他看了老爷岭定位站说:“真没有想到你们会做得这么细致,这么深入,太优秀了!”不久,国际全球变化研究计划就下发正式通知:接受该项目为GCTE的核心研究内容之一,其中北起大兴安岭根河南至海南尖峰岭的3800公里长的中国南北样带,为GCTE的标准样带之一。又经国家科技部的评审,该项目被评为“2000年中国十大基础研究之一,排名第五名。项目结束验收时,被验收组的院士们评定为“优秀”。该项目的完成,使我国的全球变化研究迅速进入了国际先进行列。

从帽儿山“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的筹建,到“全球气候变化与中国东部陆地生态系统响应机理的研究”重大项目的成功运作,周晓峰发挥了森林生态学家不可替代的作用。

 

使命:为中国林业代言

据1998年统计,我国东、中、西三个地区的GDP比重分别为58.3%、27.9%和13.8%,西部地区的土地面积占国土面积的57%,但生产总值却只及全国的1/7,如此严重的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已影响到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为此,1999年6月,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和“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大西北”的重大决策。这一战略决策很快成为全国人民的热议话题和谈论焦点。

周晓峰对我国西北和西南地区都做过调查,他清楚地认识到: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严峻问题是生态环境的脆弱性,其主导限制因子是“水”。他以对祖国、对人民和对西部开发认真负责的科学态度,奋笔疾书写出了《关于西部大开发的基本观点和植被建设中的若干问题》。他在文中列举了历史上西部地区因不尊重自然规律,过度消费水而导致诸多绿洲覆灭的实例,强调“人类必须与自然和谐共进”,西部地区尤应重视这一点。他同时还提出,区域发展必须根据“环境承载力”确定“适度发展”的原则。他指出,发展的内涵离不开“经济繁荣、社会进步、环境维护和改善”三个方面,其中,环境维护和改善是基础。这是因为“环境承载力”是最基本的制约因素。我国既无条件也无能力再走传统的“高消耗、高产出、高消费”的工业化道路,唯一的必须选择“节约资源,适度消费”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各行各业都需遵照系统科学的基本原理,在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协同共进的基础上,采用“低耗高效”的途径、规划和技术,也就是“适度发展”的原则,西部地区则更应如此。该论文是紧密结合实际创新应用生态学的典范,很快得到了林业、农业、水利、气象、水土保持、生态经济等诸多部门的专家和领导的响应,为国家决策提供了坚实的科学依据。

2004年,中国工程院组织了30余人的院士团,承担了国务院的重大咨询项目“东北地区水土资源生态战略研究”。这一项目是温家宝总理直接签署下达的,周晓峰作为4名非院士之一受聘于该院士团,并担任林业课题组的副组长。

周晓峰熟知东北林区的过去和现状。他为林业课题组设计了7张调查表格,这7张表格是根据建设生态林业的结构特色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而设计的。林业组的准备工作和7张表格得到了总团团长钱正英院士的肯定,在预备会议上向其它9个课题组做了推荐。

在承担“东北地区水土资源生态战略研究”课题中,周晓峰提出了“天然林保护工程应该期限延长20—40年”等多项建议。

周晓峰提出这样建议是有充分依据和缘由的。早在1998 年,国家决定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林业部“天保办”负责人邀请他起草了天保工程干部培训的教材提纲,并经过林业部讨论通过。随后编写出《天然林保护工程概论》一书,成为指导“天保工程”贯彻实施的纲领性文献。他的这项初始工作,加上这次7张调查表汇总的大量系统的动态的数据,从而使他的建议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以及很强的科学性和可行性。

周晓峰的建议得到全团的一致认可,纳入了课题组的报告和总团的综合报告,以及向国务院的汇报提纲中。2006年1月,在向温家宝总理、回良玉副总理及11个部委领导的汇报会上得到了肯定——天保工程延期20年(至2030年)。当时估算,将给天然林区增加2400多亿元天保基金。

这项决策的实施,为我国林业发展提供了重大而切实的支撑,这对提高我国森林的科学经营水平,带动全国重建国土生态安全屏障,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20年后,将还给国家一片优质高效的大林海。

周晓峰,“天保工程”延长20年的提议者,倡导推进中国生态林业的先行人。当下,他还在为如何实现“天保工程”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出谋划策,撰写出“抓紧实施森林保育,为国家提供优质高效的大森林”的决策建议,和《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干部培训教材,并上报给省部等有关领导,为“天保工程”和生态文明建设殚心竭力。

 

 

 

推荐内容返回